太牛了!《梦华录》开播十天播放破15亿,后续剧情如何发展?

2022-07-02 08:19:12 文章来源:网络

古装励志轻喜剧《梦华录》结束了新一周的更新,6集内容非常丰富,顾千帆和赵盼儿感情升级,吻戏越来越多实在太好磕。

宋引章、孙三娘和葛招娣的感情线也有不同程度的上升,随着萧钦言即将进京,朝堂权谋戏份马上拉开序幕。

在结束了两周的更新之后,《梦华录》官方公布了播放十天的战报,播放量破15亿,实实在在的现象级高流量作品,官**欢喜的同时,也感谢“录人们”的陪伴,剩下的半程旅途也要一起追下去!

说起来《梦华录》的更新已经过半,主线内容已经展开,萧钦言为首的“奸党”与朝中自称“清流”一派是主要斗争,而顾千帆和赵盼儿的身世组成了关键部分。

顾千帆是萧钦言的嫡长子,但又是清流一派安排在皇城司的棋子,从历史的角度,顾千帆**后会帮助萧钦言,也逐渐认识到所谓清流一派的浑浊行为。

而赵盼儿的身世也不属于支线,收藏各色名画、父亲的好友帮助脱籍,而且是被皇城司所害,这些细节都表明,赵盼儿的父亲也是当年的重要人物。说不定,顾千帆爷爷小时候给他定亲的对象,正是赵盼儿,这种巧妙的情节的确非常讨喜。

**新6集预告中,朝堂权谋戏开始进入观众视野,萧钦言进京一事,让清流一派和皇城司都很警惕,尤其是还蒙在鼓里的顾千帆,他需要在事情不断发展的情况下,找到清流的污浊之处,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

此外,顾千帆作为本剧的**主角,接下来的感情线也值得品味。赵盼儿的人设充满智慧,后续的剧情中,对顾千帆肯定是帮助更多,而孙三娘和个葛招娣的感情会更加纯粹些,**让观众觉得难磕的,自然就是宋引章和沈如琢这条线。

如你所想,宋引章**后不会跟沈如琢在一起,后者沉浮和油腻的形象,观众们尚且看得清,编剧和导演会不明白吗?

而宋引章的脑子也不是时刻清醒,**新预告中,因为酒楼运营方向的分歧,宋引章留下书信不辞而别,还住进了沈如琢的房子,这种状况对于赵盼儿和观众都是很无奈,大概率后续沈如琢还是辜负,宋引章封心锁爱一心在琵琶上有所作为。

私心对于演员王洛勇的喜欢,后续的权谋戏更对我胃口,但后续顾千帆和赵盼儿的感情戏同样让人期待,因为这是两个有头脑且冷静的人,必然会让后续的剧情更加多维细致,敬请期待下一周的更新吧!

本文转自:****网

中新文娱北京6月15日电(记者 任思雨)“我,王一淳,实名举报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6月13日深**,导演王一淳在微**发布控诉欢喜传媒长文,一时引起热议。

之后的双方拉扯中,欢喜传媒与王一淳各执一词,王一淳称欢喜传媒违约在先,欢喜传媒则称其文章不实,将保留追究其侵权法律责任的权利。

王一淳: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

长文中,王一淳回顾了2019年10月起与欢喜传媒合作筹备电影的经过,当时双方约定由欢喜传媒出资、王一淳担任法人成立承制公司来完成王一淳的新片《绑架毛乎乎》的制作。随后,王一淳如约成立承制公司河南静深影业,并转让了剧本版权。

王一淳称,2020年5月,欢喜传媒向静深影业账户打来制作费551万元,6月,欢喜传媒决定暂停项目,之后将静深影业告上**。**终,静深影业被判返还投资款505.18万元及损失赔偿金、违约金等共计约583万元。

来源:北京**审判信息网。

据王一淳描述,静深影业算上**务、法务、行政只有自己一个人,当时电影筹备已支出近**,“我没拿到一分编剧费、导演费、承制费,还要倒找他们129万,如果不支付,就连自己剧本的版权也是他们的了。”在她支付欢喜传媒106万元后,欢喜传媒将剧本版权转回给她,表示会继续追讨22万多元。

但之后,双方又因为退税问题展开拉锯战。王一淳称由于静深曾收到551万并开具了相应发**,除非对方退回或冲红之前的发**,否则还需另缴近**的企业所得税,但对方法务称“此案执行案款的冲红退税金额为505.18万元。”

在税务问题还没得到反馈时,13日,王一淳接到了自己被强制执行的信息,“现在他们还要为22万强制拍卖个人的房产”。

去年年底的综艺《导演请指教》中,不少观众认识了70后**导演王一淳,她曾经自编自导、自掏300万拍摄导演处**作《黑处有什么》,并在First青年影展上斩获**佳导演奖。网络资料显示,《绑架毛乎乎》2020年春开机,2021年**青。

欢喜传媒:以**判决为准

据**资料,欢喜传媒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于2015年联合创办,旗下合作多位知名导演,**括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贾樟柯等。

天眼查App显示,欢喜影视投资公司直接或间接全资持**台州欢喜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欢欢喜喜(天津)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欢十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3家公司。其中,欢欢喜喜公司就是与导演王一淳及河南静深影业等签订影片合同的公司。

来源:天眼查App。

针对王一淳的举报,有媒体求证欢喜传媒方,对方回应称,公司投资王一淳拍电影,但她不符合约定的投资合同,悄悄把钱转到了自己的私人账户、私人公司和个人工作室。

“我们就跟她说,你这样不规范,我们就不投了,你把剩下的钱还给我们,她不同意。我们就去打官司,**一判二判都判定了,这个是她违规,所以项目停止,她必须把钱还给我们。她很不甘心,所以就到处抹黑我们,一直在威胁我们。”欢喜传媒方补充表示,税务问题欢迎来查。

据北京**审判信息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指出,官司的争议焦点在于欢欢喜喜公司是否有权解除合同。

**认为,在双方明确约定共管账户款项支出应提前申请的情况下,静深公司多笔款项支出未经审批的行为构成违约,欢欢喜喜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符合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

来源:北京**审判信息网。

之后,静深公司不服并提起上诉,2021年8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驳回静深公司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双方再次回应

14日凌晨,王一淳再次作出回应,称私人工作室是在欢喜授意下出面开设的,用于为剧组**,支付一些没有发**的小额款项,并晒出项目筹备阶段的报销清单,“真没想到他们会用这个反咬一口”,表示欢喜传媒“不仅知情,而且是授意、受益”。

上一篇:“这是一座有古典气息的城市”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洛南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