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斯嘉丽访谈节目上的坐姿,网友:替主持人捏把汗

2022-07-02 02:30:28 文章来源:网络

国人与欧**人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差异,**圈也不例外。在我们的**圈里,**明星讲究“瘦”和“白”,能多瘦就多瘦,能多白就多白,因为上镜好看,大****秦岚曾在采访中表示,圈里的一些**明星,镜头上看着漂亮,但现实中其实瘦的像鬼,可见我们**圈里的**明星,对“瘦”有多疯狂了。

同样都是**圈**神,好莱坞就和国内不同,她们的**明星对“瘦”就没有像国内**星那般疯狂,她们更倾向于身材比例协调,曲线才是**重要的。而且,人一旦过瘦,是没什么曲线**的,纯粹就是一块平板。至于“白”,那就没有那么在意了,很多好莱坞**星追求那种小麦肤色。

除了“瘦”和“白”之外,两地的**星还有很多不同,比如上节目时的坐姿。在国内,**明星上节目都会很在意自己的仪态,站立时昂首挺胸,坐下时双腿并拢,**不会跷二郎腿。然而在好莱坞,**明星们就随意多了,下面来看“黑****”斯嘉丽在访谈节目上的坐姿。

“黑****”是好莱坞大片《复仇者联盟》中的超级**英**,在电影中她一身**皮衣的装扮,迷倒了无数人,因此国人喜欢叫斯嘉丽为“****”。斯嘉丽五官**致,身材出众,**是那种胖瘦得宜的顶级**人。有一次她上节目,穿着吊带短裙,还翘起了二郎腿,但你不得不承认,即便跷二郎腿,斯嘉丽也绝**的。有网友甚至打趣,这样的**人坐在身边,真替主持人捏把汗。

本文转自:****网

中新文娱北京6月15日电(记者 任思雨)“我,王一淳,实名举报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6月13日深**,导演王一淳在微**发布控诉欢喜传媒长文,一时引起热议。

之后的双方拉扯中,欢喜传媒与王一淳各执一词,王一淳称欢喜传媒违约在先,欢喜传媒则称其文章不实,将保留追究其侵权法律责任的权利。

王一淳: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

长文中,王一淳回顾了2019年10月起与欢喜传媒合作筹备电影的经过,当时双方约定由欢喜传媒出资、王一淳担任法人成立承制公司来完成王一淳的新片《绑架毛乎乎》的制作。随后,王一淳如约成立承制公司河南静深影业,并转让了剧本版权。

王一淳称,2020年5月,欢喜传媒向静深影业账户打来制作费551万元,6月,欢喜传媒决定暂停项目,之后将静深影业告上**。**终,静深影业被判返还投资款505.18万元及损失赔偿金、违约金等共计约583万元。

来源:北京**审判信息网。

据王一淳描述,静深影业算上**务、法务、行政只有自己一个人,当时电影筹备已支出近**,“我没拿到一分编剧费、导演费、承制费,还要倒找他们129万,如果不支付,就连自己剧本的版权也是他们的了。”在她支付欢喜传媒106万元后,欢喜传媒将剧本版权转回给她,表示会继续追讨22万多元。

但之后,双方又因为退税问题展开拉锯战。王一淳称由于静深曾收到551万并开具了相应发**,除非对方退回或冲红之前的发**,否则还需另缴近**的企业所得税,但对方法务称“此案执行案款的冲红退税金额为505.18万元。”

在税务问题还没得到反馈时,13日,王一淳接到了自己被强制执行的信息,“现在他们还要为22万强制拍卖个人的房产”。

去年年底的综艺《导演请指教》中,不少观众认识了70后**导演王一淳,她曾经自编自导、自掏300万拍摄导演处**作《黑处有什么》,并在First青年影展上斩获**佳导演奖。网络资料显示,《绑架毛乎乎》2020年春开机,2021年**青。

欢喜传媒:以**判决为准

据**资料,欢喜传媒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于2015年联合创办,旗下合作多位知名导演,**括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贾樟柯等。

天眼查App显示,欢喜影视投资公司直接或间接全资持**台州欢喜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欢欢喜喜(天津)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欢十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3家公司。其中,欢欢喜喜公司就是与导演王一淳及河南静深影业等签订影片合同的公司。

来源:天眼查App。

针对王一淳的举报,有媒体求证欢喜传媒方,对方回应称,公司投资王一淳拍电影,但她不符合约定的投资合同,悄悄把钱转到了自己的私人账户、私人公司和个人工作室。

“我们就跟她说,你这样不规范,我们就不投了,你把剩下的钱还给我们,她不同意。我们就去打官司,**一判二判都判定了,这个是她违规,所以项目停止,她必须把钱还给我们。她很不甘心,所以就到处抹黑我们,一直在威胁我们。”欢喜传媒方补充表示,税务问题欢迎来查。

据北京**审判信息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指出,官司的争议焦点在于欢欢喜喜公司是否有权解除合同。

**认为,在双方明确约定共管账户款项支出应提前申请的情况下,静深公司多笔款项支出未经审批的行为构成违约,欢欢喜喜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符合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

来源:北京**审判信息网。

之后,静深公司不服并提起上诉,2021年8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驳回静深公司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双方再次回应

14日凌晨,王一淳再次作出回应,称私人工作室是在欢喜授意下出面开设的,用于为剧组**,支付一些没有发**的小额款项,并晒出项目筹备阶段的报销清单,“真没想到他们会用这个反咬一口”,表示欢喜传媒“不仅知情,而且是授意、受益”。

上一篇:歌手谢军怎么突然消失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洛南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