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百灵”谢莉斯的不幸:经历母亲去世,50岁患病,67岁*儿

2022-06-30 11:10:17 文章来源:网络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俄国的名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命运是个调皮鬼,它总是喜欢在每个人**得意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把你从天堂打到地狱。

我国著名歌唱家谢莉斯的经历,无非就是**好的写证。

很多年轻人也许对于谢莉斯这个名字并不清楚,但在上个世纪八十时代,她可是我国**红的歌唱家之一。

谢莉斯祖籍是湖南衡阳,是个不折不扣的湖南“辣**子”。

不过,她虽然祖籍是湖南,却长在重庆。她的父亲在她还没出生前,因为工作原因,就去了重庆一家兵工厂当工程师,从此一家人便在重庆定居了。

谢莉斯出生于1947年,算是赶上了好时候,因为再过两年,人民就翻身了。

更幸运的是,因为父亲是工程师,在那个全国识字率只有10%的时代,谢莉斯可是妥妥的高干家庭,生活优渥。

父亲也十分宠爱这个聪明伶俐的**儿,见她喜欢唱歌,就给她买了一台留声机和不少唱片。

小时候的谢莉斯,经常就这么听着听着入了迷。

在她看来,留声机是打开她梦想的钥匙,她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声音也能行留声机里传出来,传遍大江南北,就像她的偶像——郭兰英一样。

那个时候,郭兰英是享誉全国的著名歌唱家,她**出名的一首曲子,就是电影《上甘岭》里的那首插曲,《我的祖国》。

因此,把这样一位巨佬视作偶像,并向她学习,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过,这个梦想,谢莉斯只敢深藏于心,不敢告诉父亲。

谢父虽然宠爱**儿,但他毕竟出生于旧时代,很多思想观念都改不过来,他是个工程师,自然希望**儿长大以后也能成为一名工程师,建设祖国。

可歌唱家?说得好听点,那叫艺术家;说得难听点,那叫戏子、优伶,是下九流的行当,他怎么能让**儿去干这种事情?

十七岁那年,谢莉斯决定报考**音乐学院。父母当然不同意,谢莉斯也在这时表现出了惊人的固执,父母不让,她就绝食抗议,父母心疼**儿,无奈之下,只得答应。

梦想虽然很**好,但现实往往不会那么尽如人意。谢莉斯刚到**音乐学院,就遭遇了现实的当头一棒。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歌声十分优秀,不说数一数二,至少也算上游,但等她到了北京,她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自己这个资质,顶多就算中等,放在一大波同学中间,平平无奇。

不过,谢莉斯可不打算就此放弃。既然天赋不足,那就加倍努力。

勤能补拙,笨鸟先飞。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只要自己坚持向上,总有出头之日。

但谢莉斯自己都没想到,这个出头之日,她一等就是十几年。

大学毕业之后,谢莉斯先是被下放到了张家口宣化的一座农场,她在那里劳动,却因为适应不了气候,患上了游走**风湿关节炎。

但在这时,她遇到了自己这辈子**重要的那个**——朗文曜。

与谢莉斯比起来,朗文曜的名声的确不怎么响。

更尴尬的是,因为谢莉斯有一个好搭档,名叫王洁实,两人经常一起登台演出,很多观众都把他们认作夫**。

虽然王洁实是谢莉斯事业上的忠实伙伴,但朗文曜却是谢莉斯一生中无法替代的那个**。

朗文曜出现在谢莉斯身边的时候,谢莉斯正面临着人生中的双重打击。她的母亲去世了,她的腿也得了病,一切都是那么不尽如人意,天空都是灰色的。

就在这时,朗文曜出现了。他对谢莉斯一见钟情,那个年代,一个**孩对一个**孩好,方法也很朴实,给她买吃买喝,满足她的愿望,陪在她的身边。

谢莉斯被这个朴实的**打动了,几年之后,两人一起迈进**姻的殿堂。

爱情修成正果的同时,谢莉斯的事业也走上了正轨。

但她一直有个苦恼,就是她始终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搭档。好在谢莉斯31岁的时候,她命运中的那个搭档,终于来到她的面前。

他就是王洁实。

谢莉斯是声乐专业出身,但王洁实却是半路出家。当时团里的领导都不看好他们这对,觉得这简直就是胡闹。谢莉斯却异常坚定自己的想法,就算不行,那也得先试试再说啊。

既然你要试试,那就试试吧。

于是,谢莉斯和王洁实一起登台,贡献了一场**的演出。两人就此大火。

在事业上,谢莉斯和王洁实可以称得上是一对“金童玉**”,**的端庄大方,**的英俊大气,歌声优**动听,往台上一站,就能吸引全场的目光。

因为他们这对组合实在太过**眼,配合得也太过默契,以至于不少观众误认为他们是两口子,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但谢莉斯分得很清楚,王洁实是自己事业上的伙伴,她真正要携手走完一生的那个人,是她的丈夫,朗文曜。

因此,不管外界怎么误解,谢莉斯也只是一笑了之。她和丈夫的感情很好,两人还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叫做郎乐。

家庭和睦,事业有成。谢莉斯的人生已经近乎**满,但就如开头所说的那样,命运总是会在你**得意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1997年,谢莉斯忽然觉得身体不适,就去**院做了检查。

检查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她得了多发**的腔隙**脑梗塞,她的大脑,已经是80岁老人才会有的状态。

得了这种病,会眼睛下垂,嘴巴歪,舌头偏,**后躺在**上,生不如**。

谢莉斯觉得天都塌了。她才五十岁,还算年轻,可得了这个病,就意味着她以后再也不能登台演出,再也不能唱歌,把歌唱作为一辈子事业的她,怎么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谢莉斯的丈夫,朗文曜听说了这个消息,立即从山西回到了北京。他是一名导演,当时正在指导拍摄一部电视剧。

这么多年,朗文曜与谢莉斯始终十分恩爱。谢莉斯与王洁实同台演出,常被人认作是两口子,作为丈夫,他有时心中听到了也不是滋味。

但他完全相信,谢莉斯与王洁实只是同事之谊,他的**子是一名独立的****,是一名事业有成的歌唱家,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搭档,发展自己的事业,无论是谁,都不能限制她在这上面的自由。

可是现在谢莉斯生病了,那么作为丈夫,他就要担负起责任,照顾她、安慰她、陪伴她。

朗文曜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谢莉斯,给她洗衣做饭,安排她的生活起居。谢莉斯自己也不认命,积极配合**生治疗,无论什么方式,她都必须一试。

**儿郎乐也时不时地抽时间到**院来陪伴她,一家三口,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和病魔作斗争。

终于,奇迹发生了,经过的几年治疗和休**,谢莉斯的病情真的有所**。王洁实也没有丢下她,去找别的搭档,他表示,自己会一直等着谢莉斯回归舞台的那一天。

眼看着一切即将步入正轨,但在这时,又一个噩耗传来了——

**儿郎乐被查出了肺癌。

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这个消息对于谢莉斯,无异于晴天霹雳。往后的四年里,谢莉斯和朗文曜带着**儿四处求**,希望能像当初自己病愈康复的奇迹那样,再创造一个奇迹。

但是这回,上天不给他们机会了。

四年之后,**儿郎乐还是撒手人寰,谢莉斯与朗文曜白发人送黑发人。谢莉斯彻底被这个噩耗打倒,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人生,自从过了半百之后,就开始急转直下,命运不仅夺走了她的健康,她的事业,现在还要把她**的**儿也夺走。

种种念头充斥在她的脑海里,甚至让她患上了抑郁症。

好在**儿那时已经结**,还留下了一个孩子,这是**儿**的血脉,夫**俩便加倍疼爱这个小小年纪就没娘的孩子,把对**儿的感情全部倾注到外孙**的身上。

虽然他们也知道,**儿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但是人活着,就得有一个寄托,否则就是一具空壳。

如今,谢莉斯已经75岁了。时间会慢慢抚平内心的伤痛。

比起谢莉斯,朗文曜明显是更坚强的那个,他鼓励陪伴着**子,帮她慢慢走出了**儿去世的阴霾。

但是,过大的**神打击和日益衰弱的身体,让谢莉斯也不继续登台演出了。

她这一生,遇到的事情实在太多,古稀之年过半的她,不想再承受更多的刺激,所以选择了退出荧幕。

其实,这样也好。谢莉斯的这一辈子,辉煌过,落魄过,失意过,热烈过,现在,也是时候该归于平淡了。接下来的日子,她会和丈夫朗文曜,一起携手走下去。

**后,在这里祝愿谢莉斯与朗文曜两位老人,身体健康,安享晚年。

网易**6月14日报道欢喜传媒今日再发官方声明,对于导演王一淳举报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一事,表示王一淳导演在****上发表的文章多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欢喜传媒与王一淳导演合作终止后,双方合约已经解除,相关剧本版权已经返还。欢喜传媒一直遵守税收法律法规,并合法处理以上纠纷涉及的税务事项。”并表示将保留追究其侵权法律责任的权利。

据悉,导演王一淳(《黑处有什么》)6月13日在****发文,举报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她在文中披露自2019年10月起与欢喜传媒合作新片《绑架毛乎乎》的始末,表示:“在我给欢喜干了一年活儿之后,我没拿到一分编剧费、导演费、承制费,还倒找了他们100多万,现在他们还要为22万强制拍卖个人的房产。”

对此欢喜传媒方回应称:“王一淳想拍一个电影,我们公司投资给她,她不符合我们约定的投资合同,悄悄把钱转到了自己的私人账户、私人公司和个人工作室,也完全没有告知我们。我们就跟她说,你这样不规范,我们就不投了,你把剩下的钱还给我们,她不同意。我们就去打官司,**一判二判都判定了,这个是她违规,所以项目停止,她必须把钱还给我们。她很不甘心,所以就到处抹黑我们,一直在威胁我们。打嘴炮没有意义,如果觉得不公平,完全可以起诉。以**的判断为准吧。”

王一淳随后又针对欢喜指出的“悄悄转钱”一说做出回应:“说我悄悄地把钱都转到了自己的私人工作室和私人账户。…。…他们说的私人工作室就是指的青岛毛乎乎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和静深公司一样,是在欢喜授意下,我出面开设的,用于为剧组**,支付一些没有发**的小额款项,这个做过剧组的人都知道,可以说青岛毛乎乎工作室和静深公司都是承制体系的一部分,不仁义还不愿意用个人名义为他们出面成立工作室呢,真没想到他们会用这个反咬一口。”

相关报道:被知名导演实名举报税务虚假抵扣欢喜传媒方回应

网易**6月14日报道13日,导演王一淳(《黑处有什么》)发文举报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她在文中披露自2019年10月起与欢喜传媒合作新片《绑架毛乎乎》的始末,表示:“在我给欢喜干了一年活儿之后,我没拿到一分编剧费、导演费、承制费,还倒找了他们100多万,现在他们还要为22万强制拍卖个人的房产。”

对此,有媒体求证欢喜传媒方面,对方回应称:“王一淳想拍一个电影,我们公司投资给她,她不符合我们约定的投资合同,悄悄把钱转到了自己的私人账户、私人公司和个人工作室,也完全没有告知我们。

我们就跟她说,你这样不规范,我们就不投了,你把剩下的钱还给我们,她不同意。我们就去打官司,**一判二判都判定了,这个是她违规,所以项目停止,她必须把钱还给我们。她很不甘心,所以就到处抹黑我们,一直在威胁我们。

打嘴炮没有意义,如果觉得不公平,完全可以起诉。以**的判断为准吧。”

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由董平、宁浩、徐峥和项绍琨先生于2015年联合创办。欢喜传媒**锁定**多位导演,如: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贾樟柯等未来多年的多部作品。此前2020年1月24日早上,之前已经宣布撤档的春节档电影《囧妈》官宣大年初一(1月25日)将会网络上线,并且是免费观看。当日晚间,横店影视所在的浙江省电影行业协会发布声明称,希望欢喜传媒停止电影《囧妈》互联网首播的行为,否则浙江电影行业后续将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此事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小的关注,欢喜传媒在当时口碑呈现两极化。

据悉,王一淳自编自导个人首部电影《黑处有什么》,在2015入选**括柏林国际电影节、BFI伦敦电影节在内的多个国内外电影节。2019年,由王一淳担任编剧的剧本《绑架毛乎乎》荣获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具投资价值项目,并作为**华语项目入围柏林电影节创投单元。

上一篇:《金色*礼》李晶晶现身珠宝店,被丈夫嘲笑“恶霸”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洛南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